[date: 2023-08-13 15:17] [visits: 49]

MBTI16型人格

我们对MBTI16型人格这个话题可能不陌生,接触心理学多少会有一些了解,MBTI16型人格大致是从四个维度对人格进行一种评估,每个维度有两种类型选择,因而组合起来一共是16种类型(2x2x2x2=16),故称为16型人格。其中四个维度分别是:

关于这四个维度具体组合出来的详细含义与解读,有兴趣可以参考wiki或其他网上资料的说明。现在我们通常会借助一些在线测试工具进行测试,得到四个维度对应的结果字母(IE|SN|TF|JP),同时会有对应维度上的偏向百分值。这种测试作为一种自我认识方式,当使用的人越来越多、讨论越来越多时,在人群中可以对人形成一种微弱分类,同时也构成某些自我属性认同、群体认同。而基于测试结果随之延伸的会有我们行为模式画像,更擅长的职业画像,更融洽的相处目标画像等。这一系列画像推论描述可能不严谨也不严肃,但能引起我们广泛认同和讨论,这展现MBTI测试确有合理性,结果有科学性。但这些画像同时也隐约表达出一种人格约束性的可能,不同类型如果缺少流动变化,这种分类使得我们被分类得到认同的同时,可能将自我限定在这种类型之中,值得我们从自身出发进行一些思考。

拿内向-外向这一对来举例,我相信几乎所有人没有绝对外向或者绝对内向,MBTI相关测试中正常会给出一个倾向百分值,就是在表达这种倾向的相对性而非绝对性。但往往我们在日常围绕该话题的交流讨论中,经常会说I人E人,而不太会关注这个百分值,或者说受限于我们的思维本身,无法清晰认识感知倾向百分值的具体含义,从而难以把握。比如A与B测试结果均是内倾型人格,倾向度分别为10%与20%,我们也许能说B相较于A更内倾,但是否能说B的内倾程度是A的两倍,如果是两倍,而两倍的内倾程度差异具体意味着什么,在具体事件上的感受会有些什么差异,这似乎不好回答,也不可能被真正回答。

因此,对于非心理咨询师职业的大多数我们,其实是不太容易理解抽象人格描述本身的具体性,对自己人格测试的含义具体化较为依赖他人阐释。当我们通过MBTI测试得到一个结果,内向-外向这个维度我们根据自己社交体会能对比感受差异细节,但另外几个维度大部分人则更难把握,对照着基础抽象解释不一定能有多少想象空间,最后只能依赖他人繁杂的解读得到一些认同,忽视一些不认同。如果我们在意得到的这份认同或不认同,它的具体性解读较容易形成一种自我潜在影响力,认同倾向成为一种自我设限与顺从,不认同倾向成为一种自我突破与反抗。

人格奴隶

最近在看柏林的《自由论》,里面“两种自由概念”谈自由提到一个词叫“人格奴隶”,文中本意是在论述人的自我内在自由时,用该词反驳人格奴隶这种设想与概念的不合理、不成立。这本书中柏林的相关文章写于上世纪50年代,70年期间心理学蓬勃发展取得众多成就,到今天我们对人格的理解相较于70年前有明显进步,但“人格奴隶”这四个字对当下的我们却似乎显得更为可能。何种程度我们是被自己的人格所奴役,以至于我们所做作为、所感所知未能逃脱一种必然,这个问题对我比较模糊,促使记录下这一份思考。

“人格(英语:Personality),指人类心理特征的整合、统一体,是一个相对稳定的结构组织,并在不同时间、区域下影响着人的内隐和外显的心理特征和行为模式。” – from wiki

上述对人格的定义看似精准同时较为笼统,四舍五入基本也相当于什么都没说,实际我们对于生活中发生的各种与人相关的事件,并不能很好的进行精细化判别,划定事件受人格影响的边界与程度。但尽管这样,我们依旧不会放弃尝试寻找分析人格之为原因的可能因素。

以科学原则来进行人格心理分析是一件有门槛的活动,属于心理咨询师专业技能,部分心理咨询师似乎达成了为事件表象追溯人内因的成就,可这并不表示非专业的我们同样可以轻易判别分析心理之于事件的具体影响。假如我们暂定心理学的科学性毋庸置疑,且人格因素构成事件成因的事实不容反驳,我们是否更应该关注因果源头的人格自由是否可能、如何可能,如若不然,人格奴隶的枷锁阴影将始终挥之不去。

人格奴隶概念出现是我们作为人的理性思维延伸,某人某时某地做了某事,某事产生或体现的结果促使我们去思考某人,促使我们去寻找一个“关键内因”以避免未来再次出现,或者是期待未来继续发生。这种因果思考模式是我们作为人的理性典范与基础,我理解正常人类没有任何能力回避这种寻因本能,只有在被定义为“精神病”的群体身上可能不显现或弱显现这种因果性思维。

这种因果性思维如此合理,我们也就希望为人自身在各种事件因果链条中找到一个位置,这当然也就需要借用科学思想,建立科学机制,优先寻找人的内外连接之因果性,即确定人行为背后的心理动机与原因。前述这正是心理学这门学科的纯粹目标,而当在心理学我们生活中越来越接近目标、有所建树,此时人格奴隶作为种象征意义出现在我们视线,虽不意外却使人不安。可以思考,心理学这种研究与发现人的内外连接必然性的科学,它最后能够到达什么程度,它是使我们更自由还是更不自由。

我们得到各种心理学的必然性规律可以帮助我们对抗必然性,又或者将这种必然性规律应用到他人谋取自我私利,前者是心理学积极意义,但后者在商业上或社交舆论中也并不少见。研究心理学必然性规律实际不能改变局部的必然性,当我们断言某人的心理原因必然引发某类事件时,始终要为源头可变留有余地,避免投入人格奴隶的怀抱。因而心理学虽努力寻找人的内外间必然性、认识必然性,但最终得出的规律始终存在一个问号。

如果问号不存在,对我们以及整个人类定是灾难时刻。在面对“自由vs必然性”这一对冲突时,绝对化的人格奴隶意味着不存在自由,自由只是幻象,这显然不符合我们的直觉。我们单以意识从意识层面断言自己,绝不是奴隶而是自由,而不自由的感觉主要是所感知的自由并非无限之可能,乃是有限之可能。

上述凌乱的思考,主要现实意义是希望借此尝试以从个人角度对心理学进行一些批判,肯定积极价值的同时又在内心坚信人格自由终将战胜人格奴役,拒绝做人格的奴隶。

MBTI批判

当我感受到MBTI文化这种对人的限定与驯服性后,我既想反抗认同,同时也想反抗不认同,我要选择而非没有选择。我既享受内倾的快乐也歌颂外倾的喜悦,不管内外都能补充自我能量;我既感受又思考,对感受到的点滴进行思考,用感受探索思考不能触达的领地。

心理学本身有科学性,MBTI是心理学中从理论走向应用较为成功的一套理论综合,发展到现在有些年头,我个人认可它的权威性。问题在于,理论的科学性随大众流行化过程中存在失真,尤其是当下MBTI简化为一系列在线测试题,测试后对结果进行宽泛描述形成被测者的自我认同,同时使用简化标签加深被测者的自我记忆或强化。这一模式过程导致学术科学性被逐步稀释,因而对当下MBTI文化反思或是批判并不是否定其背后心理学的科学性依据。

针对测试结果,宽泛体现为在测试后对属性的较模糊描述,普通非特别关注研究MBTI话题的我们,一般后期会忘记这些描述但留下一些当时认同的模糊感受。简化标签则是类型对应的四个字母、特征隐喻、适合职业、稀有度排行这类,易记,相对容易留在我们的长期映像中。

宽泛描述为了回避对人形成负面心理反馈,在测试结果的描述中避免不了需要迎合被测者,这种迎合可能强化了认同者的认同情绪,使我们整体认同度出现倾向不平衡以及更容易极端化。

简化标签,我觉得有一种影响取决于对测试结果认同与价值选择的冲突,比如测试结果里面的适合职业类型如果是我们正在从事的,同时自己喜欢这份职业,那么这样一个标签属于是对自己工作的正向激励反馈。又或者测试结果的相关特征描述表明我们不适合正在从事的职业,结合我们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份职业,又可能引起一些其他心理反馈。

简化标签中精细化的职业特征是一部分,这种标签与人的匹配度以及影响范围可控,但过程中还会伴随有发展出某类带攀比属性的泛标签,比如我们的测试结果可能被隐含表述为适合在社会中取得世俗成功,又或者不适合。也可能结果表述本身没有这种倾向,但我们自我价值判断解释产生这种偏见。

MBTI文化中人格差异逐渐演变为高低之分,这可以构成部分人的优越认同感,又或者是部分人的目标,但这可能会使其走向了人格平等对立面,构成人与人之间的某种刻板印象不平等。当然,对于刻板描述我们会尽力回避其中的高低属性,但这种努力不一定就能取得成效,因为在等级入侵的空间中,差异难以逃避成为高低的诱惑。

如果人格差异可以体现为高低之时,这差异必然是可以弥合与可能变化的。“变化自由vs刻板印象”这一对冲突以我个人对MBTI现象的感知和观察,似乎不平衡。我们大部分人应该是认可人格会变化,但不认可变化自由,同时又感知每个类型似乎都有较为具体的刻板描述。如果选择不自由与刻板印象同时存在,这时彼此心中继续强化这种刻板印象,实际也就有了一丝危险。关键在于MBTI人格类型最后给人的高低感是否真实存在,这可能与我们接触的信息以及自身类型有相关性,以我个人经验隐约感觉到一个鄙视链的存在,有一张全类型的成功与失败战队图片,里面为每一个结果类型提供了一个位置,就像是把人区分为穷富、美丑、高矮。

“变化自由vs刻板印象”这一对冲突在性别歧视、种族歧视中最为显著,性别与种族没有变化自由,因而其中一切的刻板印象都容易成为一种人格不平等的体现。反观我们在MBTI文化中,我不清楚研究最多、认同感最真切的部分我们,是否已经形成某种刻板印象,我也不能肯定这些刻板印象到底含有多少高低成分。但我肯定的是,MBTI文化中变化自由在某种程度上一定是成立的,甚至是绝对成立。

结语

“想像每个人心中都有16个房间,分别代表16种人格类型。最符合你的人格类型只是你最喜欢的那个房间,但不代表你永远只能待在那里。” – from wiki

看到这句话时,有种阴霾散去的感觉,它暗指了我们都拥有人格自由,但只有我们有能力进入到每一个房间时,我们才有可能选择。我感受一个人独处很开心,我不想出去认识他人,我选择不出门,这不是选择。我感受一个人独处很开心,我感受认识新朋友很高兴,我选择在家独处一个周末,这是选择。

人类在众多事物中追求并寻找因果性,必然性,唯独对于人本身我们最需要肯定自由,追求对必然性的反叛。我相信人格不是约束,不应该是约束,不管承不承认,我们都是自由的,无法逃避自由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