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23-07-09 10:43] [visits: 17]

《定慧初修》

读书计划中希望未来系统化的啃一啃哲学,这段时间读了几本国外哲学入门性质的杂书,想着保持东西思想平衡也就读了这本佛学相关的书,同时恰巧自己日常有冥想的习惯,算是既有实践又有理论基础吧。

反智迷信

对佛学有兴趣的我们,大致会认同佛学中存在某些智慧,练习冥想的我也不例外,心中始终维持着对佛学的一种神秘朦胧好奇。读这本书之前先读了另外一本不入流的佛学书《XX之路》(也许谈不上是本书),这本书使我自己对佛学的神秘朦胧好奇发生了一些转变,它在我心中把佛学推向更反智迷信的一面。书中“修士”描绘了修行佛学的一些神通如“知见未来”、“断气入定”、“遍身佛光”、“气脉神通”等,如果这是佛家修士坚定认可且毋庸置疑的内容,我必然在内心将其划入反智迷信的学说范畴,从而不会想更多的去了解佛学。

《定慧初修》这本书同样有一些神秘主义内容但总体不多或者说不过于宣扬,所以我个人的理性执念得以维持。我们知道科学与理性有其局限性,因而才有浪漫主义、神秘主义、宗教、佛学等“反理性”的种种,但这些就其本质还是在广义的理性范畴之内,而不像某些极端宗教信仰狂热划分到单纯的玄学迷信。

我们作为现代人对于反智迷信的边界因人而异,佛学中的这部分内容我愿暂时将其分类在“历史遗留问题”,南怀瑾这本书以及他本人并不能去对佛祖典训、修行内容与效应做随意修改,任何其他修士同样不能,因而这些内容会僵死的维持着。这有点像基督教徒认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全心全意信仰上帝,一切都能应愿,教义虽然不变但现代基督徒内心多半不信。

针对气功这一神秘学领域的内容不只佛学中有,道家、中医也经常提及,算得上是一种中华特产。这些学说针对究竟什么是气我一直没有把握与理解到。作者在这本书中有一段比喻描述:“地,就是肌肉和筋骨;水,身上的血液唾液等;火,生命本能的热力;风则是气脉。气脉怎么会没有?身体自然有气流走动,没有气就死亡了。”。根据我以往经历以及打坐时的状态,唯一体验到身体内与风类似的一种流动大致是一种酥麻感、电流感从身体某个局部到另一个局部,这种体验针对不同个人在观影、音乐、感动、触动等场景里面可能是有一定普遍性。我认为这种感受到的现象应该不是传统中的气,但如果这种不是气,那气到底是什么?这种应该用我们个人体验去证实存在的东西,如果绝大多数人始终无法体验与把握到,从个人角度就有理由怀疑它不存在,于情于理可以把它归类到神秘主义玄学,具有反智迷信的特征。

冥想

冥想最近两年似乎在某些城市、某些行业变得有些流行,在网络空间、在投资界人士的书籍里面经常会提到冥想的好处,如提高专注力、增强情绪感知与控制能力、缓解压力、缓解焦虑等等,这些宣传经常会把冥想形象比喻成大脑的锻炼运动,号召人们重拾一种回归当下的能力。

我个人尝试冥想大致一年左右,最初那段时间自觉内心富足充盈,经常一坐一小时,内心十分平静。后续随工作生活状态变化中途有段时间没有坚持冥想,直到最近几个月重拾这项活,感受时间不再像之前那般快速流逝,但相比之前生出“杂念”频率似乎有所降低。针对情绪方面的影响有些飘忽难以捉摸,不确定是否是冥想带来的好处,日常工作生活中的自我情绪似乎多了一些被察觉的时刻,而后有意识的介入或中断本能情绪交流模式,大致是试图用理性干涉交流中的情绪表达。

佛教追求众生脱离苦海是一种偏极端的消极文化,但如果当下狭义的世俗成功对我们是一个渴望却难得的幻影,这种主动的消极解脱追求比完全被动的逃避显得更为积极,所以我非常认同用一种圆融的佛学态度去追寻在世间的出世游离体验。这种出世游离的状态与当下的“躺平”现象也许有一些不谋而合,但在我自己的语境下始终有所差异,我把躺平这个词背后所指归类成消极的虚无代表,而我认同和寻找的则是一种积极的虚无态度,一种无中生有的积极,这种态度肯定不是佛家的最终追求,但我在现代冥想理念中感受到这种积极的消极,即面对现实的不如意退一步是为了进一步。

打坐

冥想对应佛家里面的比较贴切概念应该是禅修,而我称为打坐是为了回避修禅所指向的佛家宗教性,期望以此排除个人所认为那些反智迷信的部分,划开一点界限。冥想起源与佛教这个肯定是共识,但关于印度佛教、中传佛教、瑜伽、禅修、禅定彼此间的关系,我缺少了解的兴趣而没有深入去了解。

我把冥想当成一种佛学现代化的成功现象看待,读这本书了解佛学中的禅修、禅定是一种追本溯源兴趣使然,想进一步探寻冥想的具体用处。读完这本书后我认为冥想与禅定修行方法相似,但目的不一样,难度不一样。佛家修禅定是为了进一步得慧,这个追求得到的慧不是世俗的智慧而是佛家的智慧,一种从世间“解脱”的法门,这种法门只能通过亲身修行证得。

定慧作为佛家修行的一条路径,最终目的为脱离“苦海”,悟到世间一切皆空,万物(包括自我)都无自性,某种意义这可能恰巧是一种与存在主义的反面观念?用佛家的追求对比冥想,冥想仅仅是修定但不进入佛家证慧的阶段,定的初级状态用通俗理解大致是一个心无杂念、平如止水的境界,所以冥想也就具有提高专注能力、情绪疗愈、减少压力等功效,不无道理。

作用

从观察我自己的冥想与打坐经验来看,冥想似乎是有那么点作用,但可能由于我没有在解决具体的情绪、压力等问题,所以没有感受作用多明显,无法具体描述所得所获。

拿当下自己对比曾经的自己以及关系亲密者,在工作生活中对待情绪发生后的一种和平处置能力,还有日常对情感态度上,这两方面会存在一些差异。这种微弱差异有时体现为一种能力,在不尽如意的现实中能够把自身“不如意”发生频率降低到哪种程度的能力,有时又感觉这种不是能力而是一种理性与价值的延伸。总的来说,我对比认为当下自身认同的某些属性可能有冥想的一份力,但并不确定这份力有多大。

运动通常被作为关注健康所采取的一种身体行动,对于我这类在运动中不怎么感受到快乐的人来说有一定被动性,需要肥胖、新陈代谢、体能等问题驱使才去运动。对比到冥想这个脑运动,通过下载体验了几个App以及平时接触冥想培训的宣讲海报,我感觉与健身运动模式相似,都属于本着实用主义心态解决问题的行动。这种模式主要是把冥想宣传为通过正念回归当下,解决心理压力、情绪管理、专注力不足等问题。

作用的个人思考

我处在主动在练习冥想但对作用并不十分肯定的状态,所以时常被驱使做一种反思:“缺少明确目的时我应该怎么使用时间,应当做什么?要尝试练习并坚持冥想吗?”。思考这种具体目的缺失后的应该应当,是有闲暇时价值探索寻求的体现,常常以一种“为何要”去思考在做要做的事,同时也思考某些没做不做的事“为何不”。

冥想是一件我在做但问为何要的事,针对它我没有感受到具体得到什么,达成什么,使我坚持在做的是一种自我价值认同驱使,接收的信息让我相信这是一种未雨绸缪的需要。价值认同就是意义,一个模糊目标同样是目的,我想用一种非贩卖焦虑的方式来推荐冥想,不是为了解决问题而是以一种主动的姿态去探索尝试。

每个人所做的一切都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也许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灯塔。我发现自己不想贩卖焦虑,却想贩卖成功,不是向潜在文章读者贩卖,而是向自己贩卖,我努力说服自己冥想有用,其他很多东西有用,请坚持。

近期的生活与阅读让我感觉有很多内容产生了关联性,我不能肯定是因为我自己的状态视角让这些关联起来了,还是这些不同位置所看到的内容本身存在某种关联,比如:自由-约束、积极-消极、存在-虚无、理性-浪漫、佛系-内卷、理智-情绪、平庸-卓越、松弛-紧绷、价值-快乐、绝对-相对、强者-弱者、女权-男权等等。未来某一刻,这些词将在我自己的世界中被真正的统一起来,我有一种这样的预感与期盼,一种对哲学作用与意义的期盼。

佛学的个人思考

我本对佛学没有多少理解,但本着记录与思考的冲动,还是尝试做一番自我理解的描述。

佛家的追求前面已经描述过:脱离尘世苦海。脱离苦海具体方式是通过亲身修行证得,如戒、定、慧。戒里面包括不杀生、不淫乱、不妄语等。定是通过坐禅、行禅等方式进入一种禅定状态,这种状态大概是一种完全超脱者状态,一种以纯意识视角看世界、看自身以及洞察意识本身的状态。从定的状态下才有可能进入慧的阶段,看清万物的空性、无自性、本不存在,这一切如果达到目的称为证果。证果又分为小乘、大乘,小乘是自己证果进入涅槃圆满,大乘是光自己不行还要渡世人从这条路得到解脱。也还有一些发展或重心不同的细分比如密宗、天台宗、净土宗、禅宗等,又如六道轮回观念、业力观念、极乐世界观念、罗汉菩萨差异等等,这些我没有去细致了解。

在我对哲学中存在主义还不能很好把握的前提下,对佛学里面经常提到的一个句式特别有感触,这个句式是“非X非非X”,属于比较基础的逻辑思维,它可以将任何一种二元对立认知瞬间瓦解掉。在静止状态下去思考“非X非非X”的内容是什么,我们会认为是不存在,是空、是无、是非,但非空非非空的是什么,非无非非无的又是什么…因此佛家的这个句式加深了我对存在主义的好奇,但我现在还没去了解存在主义,挺期待这个哲学思想最后会表达一些什么。

前文描述,限定了静止状态思考“非X非非X”,是因为后面接触到辩证法,发现这又是辩证法的一种体现或定义,任何事物都以一种矛盾对立的观念发展着,即运动状态。正题 = X,反题 = 非X,合题 = 正题 + 反题 = X + 非X,最后合题形成的“新X”包含X与非X。非X这个反题是为了X的正题存在而存在(反过来表述同样成立),正题反题两者不能独立存在,正题运动中反题一定在场。合题具有同一性,同一性是在外部才可以观察到,可外部观察的视角又打破了同一性。这个思维有一点点抽象,关于辩证法的理解目前也还只是拾人牙慧,期待未来从黑格尔的原著中去体会“对”与“错”。

佛学里面有各种非X非非X或非X非Y的句式,比如非想非非想、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等。我认为这种非X非非X直白展现了一种对于存在与虚无的思考,这种与存在主义的契合让我不自觉认为佛学之中存在大智慧。佛学本身也是一种哲学,它似乎从价值上选择了存在主义的反面虚无主义。

学佛、尝试去悟一悟,使我们的“躺平”与“佛系”多少更“理直气壮”些,从冥想与禅定获得静定平和、无我无执的感受,以世俗的目的从佛学修行中提取出一部分为我们所用。我们不求佛家大智慧,不求念佛念经以达彼岸极乐,不求脱离世间苦海,不求究竟圆满。我们尝试在这里寻找见己见他见众生,寻找无我无他无差别,找寻破执灭苦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