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23-06-12 00:33] [visits: 31]

近况思考

最近三四个月,陆陆续续加入一些微信读书群,用周末时间参加了九次线下读书会,从一个“离群索居”的状态到部分身在人群中,这过程整体没有太多意外,大概是粗糙认识些朋友,模糊感知到人群,某些情感能力在苏醒,也急需细致思考下自我。一段时间的向外探索后,感觉自我处于一个比较微妙的状态,有一种坚定的迷茫,坚定的维持一些应该做的,但又感觉内心空出一块需要被生命意义填充,比如繁忙又有价值的工作。

在人群中

去探索之初,自己没有很明确思考过这种社交探索的目的,只是一种觉得应该,而后便去了。

在这些相似又不同的社交场合,自己虽然没有本着明确目的,可实际过程中自己行为依旧有体现一些潜在意图,每每发言,往往是围绕在自身的一些状态体悟上,展现一种自我表现冲动,始终离不开自我而像部分他人那样聊一些非关于自身的文学话题,或者是对知识进行总结、复述、传播等。

探索初期,针对线下社交场合,自己的主观表现欲更占上风,听他人发言时脑中在聚焦与思考,希望找到一个切入点参与讨论。往后一些,每当他人进入一种非自身相关性讨论或交流时,则更希望自己作为观众,但依旧会有些不自觉的参与进去。到最后,更希望是感受他人,寻求个别相同状态与思考的同道者共同探讨思考某些生活体悟。这种心态变化过程属于是自己认为应该如此,也对理想情况进行了一些自我预设,但现实与想象没有很符合,所以我感受到一些该去微调的方向。

在所有的这些社交过程中,不论线上线下,我感知到包括自己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在诉说一种情感需要,如果有能力敏锐的察觉述说者、发言者的情感需要,再用语言艺术去满足这种需要,会体现我们一些高情商能力,极为有价值。反观曾经“离群索居”的自己,不是没有情感需要,而是长期奉行一种克制与压抑行为,在这段时间频繁进入人群,自己开始感知到的这种克制与压抑显现为冲突加剧,体现出一种能力缺乏,可以去理解但不能自然而然的与他人产生情感共情。我所认为的理想情况可能是长期保持一种群体社交连接和参与度,在这个练习场不断精进、经营自己的情感艺术能力,我也知道自己不会一直觉得需要如此,尤其是当自己把价值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事情上后,可能还是会摒弃、克制一些情感需要。

对于群体社交聊天过程,我总觉得大部分你来我往的信息中只是附着了情绪与情感价值,而缺少我们自认为的某种其他意义附着,也许我们认为产生了思想碰撞、知识收获、认知提高之类,这有一些幻觉成分在其中。针对功利成长,我对这种群体社交评价有一些刻薄,但我内心却是十分肯定这种情感情绪交流的价值,这是人的能力与需求方面很重要的部分。

面对陌生群体社交的定位,我对它的目的设想是回归到社交本身,达成人与人之间的某种相遇。通过围绕任何话题不限形式的交流沟通,促进有相似兴趣、相似思考、相似状态的各种相似的我们彼此间产生一些希望相互理解的好奇心,最后转为One-One方式继续保持交流、启发、思考,成为朋友。我认为这是社交属性活动的原初目的,我们潜意识本着这种意图出现在这种场合上,同时我们的行为也会不自觉围绕一种自我表现,我们需要社交,我们的情感情绪需要在这过程中被满足。

如果关注的目的不是社交的情感需要,而是某种自我成长,尤其是线下场景,我自己认可的方式是先感受交流的人,而后才能勉强收获一些他的体悟,或者说能够真切感受到一个人本身是一种收获,就像是人生修为里面的见自己、见他人、见众生。在当前时代的网络空间中如果我们愿意主动探寻,不缺观点、不缺知识,但我们很难反思是具体缺什么以至于自我成长缓慢或是没有成长,对比线上线下交流,最重要的差异是线下可以更好感受到说话的人本身,所以我认为重点是把握这种差异去感受交流的人,通过交流的内容与形式过程感受,在这份基础上再关注交流的内容。

这一段时间的探索让我处于陌生人群中,我感受到一种孤独,不在人群中时反倒没有这种感觉,我身处在其中而不愿意深入其中,同时又缺少一种融入其中的能力,也就凸显了一种孤独感。我理解这孤独感的背后是一颗孤傲的心,它想必还会伴随自己许久,驱使自己寻找一些不同的意义,同时追寻意义的反作用是偶尔被虚无侵袭,找不到自己内心的落脚点。这是针对自己几个月在人群中探索的状态总体悟,给自己加了某种模糊标签,也理解和接受这样一种自我状态,对于未来何去何从仍不清楚,但又还似在掌握中,只愿我们都走出自己的路。

人群

悲观时感叹:人人都需要自救,人人都自顾不暇,每个人的问题不一样,不同人群的问题不一样,在探索中我始终难以找到自己的共同问题归宿,因为我本身也不清楚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问题。

摆脱单身

单身是驱动我们去社交的非常重要原因,在这种读书会的社交场景下,如我一般的已婚的人士实属少见,这让我有时候会感觉自己的行为是对这项脱单事业的瞎捣乱。脱单换一个描述是构建一段亲密关系,需要某些能力也需要缘分,对于没有进入亲密关系人们,我从他们身上多少感受到一丝焦虑,不管提不提及这个话题。

有时候看文章写的一些统计数据,比如城市单身群体结构中相对大龄女性会多于男性,针对“素质”评价上女性会优于男性,这类数据背后可能反应一些性别差异,观念差异等。被描述现象具有某种客观真实性,这与我自己的实际感知比较符合,单身女性所占比例稍高一些,或者是说在“大龄”标签下的女性多余男性,优质女性多余男性,算是一种社会学观察。

由于自己已婚,没有在相亲市场感受过,对舆论或他人所描述的这个市场现象,有时候会产生一种心理不适感,然后继续思考感受到的又是一种弱肉强食的残酷。构建亲密关系需要某些能力以及缘分,这某些能力与相亲市场上定义的能力感觉又明显不是同一种,对于亲密关系自己作为一个男性评价男性,始终认为最重要的是内在品质,比如道德、真诚、责任心、上进、独立、包容等,其中最重要的是道德与真诚,这些品质与社会经济定位可能有一些相关性却又不是特别大。脱单困难在于这些品质无法标准化与快速量化评价,需要长期相处才能感受,所以在日常生活与工作中有这类品质的人容易随年龄提前匹配脱离单身,我感受残酷就在于这,概率上品格优质的多数已随年龄离开相亲市场,彼此遇到品格优秀的概率下降,想要维持一个底线满足就只能是更偏向以另一种评价体系在市场进行匹配,但这个市场对人性很残酷。

现代大都市,亲密关系不是必需品而是奢侈品,缺少爱人还有家人与朋友,从一些单身主义者身上看到这类想法,也算比较认同,只能是更祝愿我们大家都能收获一个强大的自我,在这之上烦恼都会烟消云散,事事都会顺心如意。

追寻成长

前面有提到过我对于这种读书会社交的功能定位的认识,这里追寻成长的定义我想表达的是一种未经反思的狭隘形态:“希望获取知识、思想碰撞、提高认知,针对他人从书里面体会到的内容与思考,通过交流复刻到自己脑中”。经过我这样描述后,可能我们第一反应是有些抗拒或是不认同,但我的确感知有这种形态。我把这称为未经反思,是感觉这缺少一个自我中心,比如过程中自己具体获得了什么、体悟到什么,书中知识对自己的用途衡量,自己思考的深度,他人思考的深度,围绕他人中心的思考如何转换成为自己的思考等。总而言之以严肃态度看,我认为这种浅层交流很难具备某种我们以为的思考深度,以至可以真切体悟到某种认知力量,应该避免给这种交流赋予严肃意义,具有严肃意义的思考交流是一些其他特征与属性。

如果我们本身长期保持阅读,对一些主题经过自我思考也许依旧感受到一些困惑,希望寻找交流,通过交流开阔思维减少困惑,这时如果可以找到一个相似的人是幸运的,但何其难也。如果这些思考与自己现实无关或弱相关,需要自身有空闲时间与精力,还需要有兴趣和好奇心驱动,最后还需要一些学术精神与严肃态度,所以这种成长的预设难上加难。

严肃角度的知识或思维能力提高不是非常可行,但另一个角度的成长倒是自然而然,即感知理解自己与他人,在过程中历练某些能力,比如组织与表达能力、情绪把控能力、话题引导能力、社交能力、满足他人需要能力等,这一系列是属于活动本身的功能属性,活动所借助围绕的内容反倒不是核心,只是工具。

我总体感觉严肃追求成长的人比例很少,但本着追求态度却非严肃的人会多一点,而我自己就追求成长这个话题本身与他人交流较少,不能很好感受追求成长的大家具体思考是怎样。我所总结的追求成长类型是从感知的现象出发,我感受到人有一种分享欲,这种分享欲可以利用所掌握知识向外界寻求满足,但这个过程中容易因为自我某些不足发生变形,往表现、说服、争论形式演变,即一种非求真的态度,或者说是缺少一种求真的能力。

硬知识不容易产生分歧,软知识容易因人而异出现分歧,工作中普遍需要硬知识,生活中经常都是软知识。如果要追寻知识,掌握硬知识与自己的经济回报有明显相关性,软知识多以自身现实进行体悟,内化到自身成为一种自我智慧,转换分享时,不可避免需要某种主观因素在里面。所以我自己对于生活软知识是比较随意的,有必要性时主动学习掌握一下,这种态度可能与在工作中长期使用搜索引擎相关,我认为软知识几乎都能搜索到,问题在于搜出来的结论依旧是模糊的,因为这些知识本身具有某种不确定性,所以我们思维系统对这类知识的判断与分析能力更为重要。我对硬知识态度则稍微严肃点,明确自己知道的与不知道的,知道自己学不会的,知道存在但没去学的,这些主要集中在工作中,如果我们的岗位有一定专业性,这类硬知识很容与经济价值挂钩。

对我而言,如果我不能很好感受发言的那个人本身,同时我对他所分享的软知识没有自己的思考与观点,则我对于他所谈论的软知识基本不会太感兴趣,感兴趣的点我更倾向倾听感受,然后自己找两本书看看,这肯定是更能把握到对自己有益的那部分内容,而且我若是看完书后再来跟他严肃沟通会是一种更尊重他的做法,像我这么较真的人不多。

交流感受

追求交流感受的人,聊的主要是文学,文学能传达一种因人而异难以言说的感受,通过自己读了一些以及感知他人的状态,我体会读文学读的是自己的生命情感,共情能力是你曾经的过往沉淀在你身上的属性。自我感觉自己对他人的情感感知力不差,但我又会避免沉浸到文学作品中去,或者是说缺少沉浸进去的能力。这是经历导致,有一种匮乏的原因,目前观察沉浸感最深的是陀翁系列作品,有那么几次读完后特别想找个人诉说或是想倾听他人对于这作品的感受,但这种感受在我身上又会逐步被忘却,只依稀留下一丢丢无言诉说的存在,读书这件事跟他人对比后显得我尤其健忘,且表达能力匮乏。

通过倾听他人讨论文学,从他人所表达的那种共情、共鸣状态中思考,我感觉自己存在一个悖论,我自认为理解某些情感却又在很多类型中没有他人的那种共情深度,所以自己这份理解可能有一些不成立,可我还是认为自己理解了,就像如果我不再对苦难产生共情,自己就不理解苦难了吗,所以的确不知道对于情感具体怎样算是真的理解,又或是通过只有感受才能更好的理解。

陀翁作品之所以能把我拉进去,因为他作品基调是苦难与内心信仰等,这和我自己的成长环境有关,与我经历以及能够看到的社会层级有关,所以才会出现情感反应。虽然我极为肯定自己这种苦难共情能力的价值,但我的理性还是会把这种现象当成一种“约束”存在,希望它最终可以消失或是淡化,这一切很未知,我的理性也很没有底气。

描述完自己的状态后,对于人群中的他者,依旧是缺少对这个话题的一些深入交流,我只能凭借自己的感受和思维去理解。我生活在一个与我原生家庭不匹配的阶层环境中,而且心理感受跨度较大,所以自身可以感知到一些与他人显著的内在差异,暂时没有能力把这种差异精准总结描绘出来。读文学的感受与自我经历相关,在他人身上我察觉大家能感受到更多不同类型的共情主题,这些主题偏向更轻盈、更浪漫、更个人化等。这类与我成长有差异的大家,读陀翁的书所感受的内容与我又有些小小区别,在文学中,在情感上,我们是能较容易感受这种身上的阶级本能,我想要去摒弃与突破这种本能,因为这预示着内心更为自由的方向。反过来思考中产阶级家庭成长的他者,不知道是否也会想着去摒弃自己的阶级本能,如果不能摒弃某些内容达到某种能力,我觉得两种人群很难感同身受,或者悲观点看感同身受本身难以成立,只能是不同群体间增强一种互相理解,这是我的一个偏社会学相关的疑惑,似乎难以被解答。

自己

写下这份思考时,自己早已贯穿在上面的所有内容之中,再写一些零散补充总结。

在这些为数不多的探索中,自己很明确的结果性收获较少,主要是收获了过程,通过交流收获了一些自我认识,比如表现欲的自我平衡,情感与情绪的察觉,又或是自己的一些缺陷、特点。在探索的后期也在反思自己的意图目的、或者是我面对的是什么问题,难以准确把自己划入到前面对人群描述的三个分类之中,勉强来说是交流感受类型,但我期望的交流感受是从我们自身出发,而不只是脱离自己后的知识理论复述或是文学剧情复述,我们自己才是中心,一切应该围绕自己。

问题上,我希望找到状态类似、或者是能够看清我的某些部分的他者,相互可以进行一些交流,或者是驱散笼罩在我身上的一层迷雾。这偏向一种非功利的自我追求,人需要生长,尤其是在自己有较多闲暇的时期。目前看这个目标是难以直接达到,相似者少,有缘者少,导师则更难寻,以自己的力量曲折前进倒是有一些可见希望,比如继续探索、继续感知、继续反思,寻找清晰的问题,再一点点解决问题。

把功利性囊括进来思考目的与意图,是自己的时间应该重点投入到哪些部分,去追求一个更精确的目标。在目前的舒适圈中一些基础习惯基本养成,早起、冥想、读书、写作、运动这几点已自然而然,坚持的阻力很小,但内心缺少一个向导或是指挥官指明最优先、最应该的目标与方向,另一个角度总感觉该把重心转移到职业规划上,回到经济与功利衡量体系下,这是一条困难之路。心无杂念时总觉得去做自己决定的事情似乎没有困难,但更深一层自己还是知道有一堵墙存在,绕不开,也许是继续稳固下自我状态,在某个准备好的时刻去挑战撞倒一堵墙,又或是迎接一些生活的暴风雨。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s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damn hard.” -上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