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23-06-03 18:44] [visits: 38]

《认知觉醒》

用粗糙方式读的这本书,主要是带有反思意图在书里面游荡一回,感觉这本书对部分处在生活困境中的读者会有些帮助,而我自己倒是感觉从困境中已经走出了半个身子,只是用这篇文章借这个书名记录下自己的思考。

困境

要达到认知觉醒,首要思考的问题是什么阻碍了人的认知觉醒,阻碍了自己的认知觉醒,这个认识过程不只是反思,还有哲思。我们的认知系统是独立、稳定、有秩序的,秩序具有强的生命延续性,某种意义也是固化的、僵死的,而改变发生的动因在于冲突,冲突来自秩序之外,引发秩序变化形成新的秩序。

因此阻碍觉醒的首要困境是认知本身,我们的认知本身需要维持稳定,阻碍出现觉醒,这一层困境的破除来自冲突的出现、变化与更迭,比如自我处境、自我状态发生重大变化,认知在适应变化的过程中发生变化,以至于达到觉醒。

认知不是一个思维游戏,是为了适应与解决现实问题的产物,生活中不出现某些需要被解决的冲突,认知不寻求自我改变与发展。

我自己所感知自身认知变化就属于上述这种描述,因为当下处境与曾经出现了明显差异,目前自我欲望-能力的割裂感远小于曾经,同时这个过程中所经历的、所见过的林林种种作为曾经的冲突已被融入到了认知秩序当中。

所以认知是哲学的现实化、通俗化、生活化?

觉醒

认知觉醒需要冲突,而冲突的产生是从外部世界进入到自我意识引发形成,被动部分听天由命,主动部分以自我意识为起点,但必然是与现实互动才能演变,因此觉醒一定离不开自我行动。

行动受限于现实,受限于自我,往往导致冲突没有像滚雪球一般增大,也就没能促成秩序改变达到所谓觉醒,这种表现可以归纳到秩序的生命力体现、僵化体现。

如果进一步问什么是觉醒,该如何形容呢,假设我们经过一次次努力,最终发现自己无法突破秩序约束,认识到自己不能或难以改变,比如不能戒除一些陋习、不能自律自强、不能摆脱情绪等,这时自己的认知也是发生了变化的,难道不也是一种觉醒吗?

所以觉醒到底是什么,在这种相对拔高具有一定抽象性的思考下,觉醒应该被理解为我们如何认识自己,认识事物发展规律,如何思考等等,也就回到了哲学领域。

所以认知提高应该属于哲学范畴?

现实

哲学教我们如何思考,但哲学家在当下没有与社会经济地位出现相关性,认知却与社会经济地位产生了一些关联,比如认知提高通俗归类为成功学。

思考认知与社会经济地位的相关性是否可以构成因果性,从追逐成功的高认知群体上看,多少感受认知不是因,反向到更似果。不考虑因果决定而考虑概率统计也许离真相不远,毕竟“高认知穷鬼”这个颇具嘲讽意味的词是可以逗得大多数人一乐的,但我们没法统计。

假设认知水平客观存在,但与社会经济地位没有明显因果关系,认知提高是否还值得我们去追求,我们是否又愿意去追求,可能也就是哲学现状。

情绪

单独把情绪拎出来写上几句,这里想说的情绪不是简单的喜怒哀乐,可能是更广义的一种与利益理性对立的激情、情感混合物,我找不到太多从肯定角度去形容的方式,暂时称为X。假存在一个机器人会人的所有理性思考,但它没有人类激情、情感、情绪等一些属性,这些属性是人之为人的根本,是人的创造性来源,但同时也是局限性,可以称为X属性集。

在目前追求世俗成功的道路上,在追求理性的道路上,在职场中,我们的目标是要有临时泯灭X属性集的能力,越是希望向上成长就越需要这种机器人能力。一个可能好的形式是上班如机器人,下班回归为人,但我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很泾渭分明、切换自如,毕竟我还只是看到机器人,尝试往这个方向思考与前进。

在职场与生活中感受部分人没看清机器人,而能看到机器人并且朝这个方向努力成为机器人的人,多少是更能适应现代社会工作,更能取得世俗成功,这难道就是资本对人的异化(接触这个词但不算理解)?

状态

抽象思考了这么些,似乎对自我状态改善不构成什么决策依据,也因现有状态所面对的困境只是自己主观赋予的,缺少改变需要的强冲突要素,所以现在的思考只是作为迎接未来行动的提前准备,多一分悠闲,少一分慌忙。

在投机博弈的观众席上坐久了后,深刻感受这个世界自己能决定的东西都是一笔交易,为所渴求的东西提前准备筹码,争取不错过机会,不要天真,不要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