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e: 2023-05-20 13:06] [visits: 26]

《大国大城:当代中国的统一、发展与平衡》

注:以下部落主义均打了引号,其本意是希望表达群体利益冲突,但找不到一个更温和且达意的词。

这本书的基调是从经济学角度论述国家发展,主要观点有:

  1. 生产要素聚集可以带来生产效率提高,大城市应当不断扩大规模,以追求更高生产率。
  2. 地区均衡发展应该追求人均均衡而非规模均衡,人均均衡发展只有通过生产要素自由流动达到,尤其是劳动力要素(人)的自由流动。
  3. 通过限制或干涉生产要素自由流动以期望达到规模均衡是行不通的,并且降低了生产效率,主要例举建设用地指标政策向中西部倾斜、地方保护主义。
  4. 基于户籍制度的地方“歧视”,限制了劳动力要素自由流动,阻碍了人均均衡目标,尤其是东部较发达城市。
  5. 建设用地指标倾斜政策没有让中西部得到明显发展,大量的资源浪费,效率低下,而东部地区需要指标却没有,两相对比经济发展潜力没有释放出来。
  6. 国民劳动收入与资本收入分配失衡,劳动收入占GDP比例明显低于一些同期发展水平接近的其他国家,而资本成本低,收益高,占GDP比值大。
  7. 资本成本低,劳动资本化,生产自动化,这种排挤劳动力的生产方式对产业升级帮助不大,且降低了劳动收入。
  8. 大城市综合问题论述,如交通堵塞、污染、犯罪等现象,这些问题不应该怪罪人口过多导致,是提高城市综合治理能力可解决的问题,人口规模是城市的活力而非负担。
  9. 贯穿全书的主观情感倾向,拥抱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呼吁大城市户籍人群摈弃户籍“歧视”,呼吁政策平等对待常住居民而非区别对待户籍与非户籍居民。

这些观点从纯经济学角度看自然是都具有一定合理性,且书中作者针对较多内容进行数据推演、论述,可这些努力绕不开“现实性阻力”,“意识形态阻力”,读者无法明显赞同或者反对作者的主观价值倾向,算是带动触发思考。

书中关于意识形态的核心矛盾集中在城市户籍制度排外与建设用地指标分配,作者呼吁的是城市公共政策平等对待居民或不区分户籍,增加大城市建设用地指标支持更快速度扩张。不同人、不同群体针对这两件事的思考估计大多会围绕在“部落主义”意识形态附近,从一线大城市视角出发,假设区分几类群体:

区分的重要依据是社会经济地位附带叠加地域属性,便于作为角色代入思考,针对户籍问题书中作者所呼吁的主要是城市有户籍人群对待无户籍人群的观念改变,也就是AB与部分CD对待剩余CD的态度。

如果能代入视角去思考或者本身就是,感知即得利益的阻力,会让作者的情感呼吁显得苍白无力,而作者论述完全的户籍平等对整座城市居民都有利的观点,并不能使这个群体的大部分人信服,外加驱动改变的源头力量不足,因为剩余CD话语权弱、缺少能力去争取这份利益。

在利益、现实面前,关于完全户籍平等的呼吁难以成功或是显得不切实际,关于建设用地指标问题的意识形态冲突同样不难理解,给予大城市更多的建设用地指标,无疑可以缓解房价增速、增大产业规模、提供更多就业等,这些会加快大城市经济规模增长速度,但同时也大概率扩大地区差异,深化潜在矛盾。

反对完全户籍平等的意识形态在增加建设用地指标的呼吁中应该会是支持?而另一面支持完全户籍平等的意识形态会如何看这个问题?EFGH的群体如何看待这两个问题?

经济学有一个理性人假设,其本质是人性趋利避害,个人如此,延伸到群体继续如此,无可厚非。“部落主义”由此开始,我没有一一代入其他视角去思考,只是从自身粗浅尝试,基于自己的现状立场(C类,深圳、无户籍、小概率定居,大概率回二线),阐述一下思考内容(偏见)。

有户籍 vs 无户籍

建设用地指标增加 vs 不增加

这本书的作者呼吁部分群体放弃户籍“特权”,对政策制定者“呐喊”关注城市民生,抹平户籍差异,使所有城市居民生活在城市,而非活在城市,这种主观情感很美好,但在最后结尾作者表达了一种蚍蜉撼树的苍白无力感,真真切切反映出当下难以撼动的现实性。

以上是基于自己本能的“部落主义”意识形态针对这本书所涉及主要矛盾内容的思考,是现实的、带有主观偏见和冲突的思考。

现代个人普世价值观追求开放、多元、包容,部落主义所蕴含的冲突性、对立性,对世界、对人是有害的,经常处在大国博弈论、男女对立、网络舆论对立等各类冲突场景中,人或多或少会沾染些部落主义意识形态,因为它的反面同时带来人所需要的一些益处。

观察与感知到一种普遍现象,人的物质与精神越富足越不容易受限在各种意识形态,可以更理性、自由、包容,对立面则是有一种在意识形态偏见中却感知不到的状态,这是可以去识别与破除的努力方向。

这本书对自己的价值是阅读思考过程中经常感知到自身这份“部落主义”意识形态效应,即我的身份、我的部落、我的利益、我与人的冲突等,还感知一份自己在“部落”中、为“部落”而忽视自我个体的倾向性。

写下这所有的思考后再回头看自己,冲淡些意识形态偏见,未来面对同类问题,应会少一些情感多一些理性。始终认为剔除自身做思考,再把自身因素加回来,这是一种健康的理性思考模式。越是向前,越是开阔,从自身每多剔除一份冲突,就多一分开放的可能,而唯有做到大脑开放,才能吸纳,才有可能自我改变!

最后额外补充自己对于阅读经济类读物的一个认识,经济类读物只要表达价值倾向,就可以看作是在催使读者开展投资思考,投资需要关注成本、风险、时间、收益,是一个自身利益强相关行为。在此前提下理性人应该时刻关注这种价值倾向是否正确、合理、可行等,最后作出判断并进行下注选择。

例如行业研报,股票研报这类,最终给予一个买入评级,绝大多数人不会直接去买,这是一种经验的理性。经济学论发展做献策,很像这种对决策者宣扬某种“买入评级”,读者心中可在最后附带一句仅供参考。

写下这些思考内容是需要幻觉的,我必须坚信它有意义,很重要,我才能写完…lol